菜菜妮妮妮妮妮妮妮

瑜洲坑底中

新歡:是非、越界、赤安

舊愛:子青、明望

微博: 菜菜妮妮妮_UVF

噗浪:(名字太常換所以丟連結)
https://www.plurk.com/lovepeterpan0826

歡迎勾搭~

[是非/越界文武]H大宇宙-小非振文

#很沒梗的標題

#CP沒有拆請放心

#就只是想看可愛的男孩聊天


1.

「小非,星期六早上11點,你家巷口那家店見,可嗎?」

「你又怎麼了?」

「禮拜六再說啦」

「好啦,我OK」

「那就這樣囉!禮拜六見!」


非盛哲掛掉電話,那個坐在他旁邊看書的男人終於抬起頭

「誰啊?」

「振文阿」

「喔,你說那個上次半夜把你叫出去哭訴的那個小鬼喔?」

「什麼那個小鬼啦」非盛哲笑了,雖然王振文只比自己小三歲,但畢竟還是一個高中生,很多舉止真的還是小屁孩一個。

「又要找你哭訴?」

「不知道欸,上次聽他說他跟他哥已經講開了阿」非盛哲起身,打算收拾一下桌上的雜物,卻被身後的男人一把攬住腰,強迫坐到對方大腿上「是奕杰!你幹嘛啦!」

「小非~」用留著鬍渣的下巴蹭著他敏感的脖子「我們好久沒洗衣服了呢~」

「你…….明明前天才…….才洗衣服」

由於某人常常不顧未成年少女在場就要大談私密之事,於是兩人便約定了一個暗號,雖然是自己提出來的建議,但非盛哲對於洗衣服這個暗號還是覺得很彆扭。

「衣服一個禮拜至少要洗三次才夠嘛~」手已經伸進去他寬鬆的T恤內,撫摸著他纖細的腰肢「這禮拜才洗一次而已呢」

戀人雖然比自己年長,卻十分善於對他撒嬌,而非盛哲總是拒絕不了他。


桌子,反正等一下也會弄亂的吧。


2.

非盛哲會認識王振文也是很有趣的緣分。

王振文是在被學長姐要求整理歷屆資料時,看見非盛哲的名字,他順口說了句「好特別的姓氏喔」,在他旁邊規劃訓練菜單的邱子軒湊過去看了他手上的資料「小非學長喔?」,邱子軒推了推眼鏡,「他也是一個傳奇人物呢」

非盛哲在高中時期為了想靠近愛慕的學長,又加上當時最好的朋友想參加運動性社團,於是非盛哲就跟著朋友一起加入了排球隊,只不過體力差的他就只能跟著球隊經理學著如何做紀錄,並且在球員練習時偷偷在場邊看著學長練球。但在那件事爆發後,他就自動退出球隊,那是在他準備接手球隊經理一職之後,雖然事後老師介入平息了這場風暴,也整頓了球隊風氣,但非盛哲卻不願意再回到球隊幫忙。

「不過我聽其他學長說,他現在過得很好,還有一個很疼他的男朋友」

「咦!男朋友!!!」在一旁的小小突然眼睛發亮「軒~我想認識那個學長~」

「小小你不要去騷擾學長啦!」

「不騷擾學長那我要繼續騷擾你喔!」小小用他的愛心筆指著邱子軒「賀承恩跟夏宇豪你選一個!我要畫我的新刊封面!」

「小非學長的email歷屆資料裡面都有」

不過最後去騷擾學長的不是小小,而是王振文。


3.

乾淨明亮的落地窗邊,坐著兩個男孩,一個正拿著叉子戳著餐盤中擺盤完美的生菜沙拉,卻沒有要把叉子上的食物吃下肚的意思,而另一個則是一邊吃著自己的歐姆蛋一邊看著對方不知所云的動作。

在王振文戳了那片蘿蔓第一百五十九下後,非盛哲終於忍不住開口

「你跟你哥又怎麼了?」

「……..」

「王振文你找我出來不是為了想吃頓飯而已吧?」

「欸、你……你跟你男朋友做了吧?」

非盛哲慶幸自己只是剛要伸手拿飲料,要不然如果正在喝飲料聽到這句話一定會嗆死。

「你問這幹嘛?」

「有做了吧?」王振文盯著非盛哲看

「王振文你還未成年你不能……」

「夏宇豪也還未成年」

「..........」非盛哲突然覺得頭好痛,三歲難道就有代溝了嗎,現在高中生怎麼都這麼開放。他開始擔心起優優了「振文,呃,我跟是奕杰,我們是做了沒錯,但是那也是我20歲的事」

「齁、我哥一定是跟你一樣古板啦」

他跟一個大自己將近一輪、離過婚還有一個女兒,而且曾經是自己老師的男人交往,這麼離經叛道,居然被說古板?不過面前這個正和自己哥哥交往的人好像也是滿叛逆的?如果他們兩個的故事被什麼號稱捍衛家庭價值的團體知道一定會大崩潰吧,非盛哲想到就覺得好笑。

「你笑什麼?」王振文語氣不善的瞪著他,自己是真的很煩惱,對方居然還笑得出來

「不是在笑你啦」眼前少年的煩惱確實很可愛,非盛哲都快忘記自己也曾是一個為情煩惱的青少年「所以你還沒說你跟你哥到底怎麼了?」

「他好像對做.愛不感興趣」王振文忿忿不平地用叉子戳著炒蛋「明明就親過抱過了,他就是不肯繼續下一步」

「呃、還是你試著主動?」青少年的直白非盛哲已經領受過了,他淡定的給予建議

「例如?小非你有試過嗎?」

「這個嘛.....」上次看到是奕杰認真地看女學生文情並茂的情書,讓他大吃飛醋,難得任性一把主動將是奕杰撲倒在沙發上,可是……「我有試過但最後還是他佔上風」

「應該是說不需要輪到你主動吧」

「……」王振文一針見血的言論害他啞口無言,有這麼明顯?

「齁、王振武真的是死木頭欸」王振文匡噹一聲把叉子扔在桌上,煩躁的抓抓頭「到底在矜持什麼啦!!」

「這種事不一定要等他主動吧?」非盛哲用吸管攪動著紅茶裡的冰塊,發出清脆的聲響「我相信你哥不會拒絕你的要求的」

「是嗎?」

「你不是說你哥只會做不會說?」非盛哲喝了一口紅茶「你就讓他想做啊」

王振文抬頭看向非盛哲,非盛哲對他眨眨眼,王振文好像看到惡魔尾巴跑出來了。

「非盛哲我真的看錯你了」

「你也差不多阿王振文」


--END



後記:

這是一個在我看完越界第四集+看了孟霖行行的艾咪拍拍影片 之後衍生的腦洞,當時就純粹的想看小非跟振文互相傾訴心事

後來看了H2原著小說,發現其實有設定小非以前是排球隊的,整個很驚喜!!!但我直到最近才真正動筆寫了這個XD

 超級想看小非跟振文同框的!!!(我覺得影片是行行和孟霖,不是小非和振文XD)

H大宇宙串起來!!!!!


P.S.1還腦補過小非邀請振文參加婚禮,然後整個志宏排球隊都去了XD
P.S.2洗衣服&吃醋情節的梗來自是非國師直播~~~


一樣歡迎大家留言~~~看到留言我會很開心的><

评论(9)

热度(68)